登录

您的位置 : 首页>>新闻>>媒体声音

hao123彩票

福世绘:他说风雨中,这点痛算什么

2019-03-25 09:27:02    来源:中彩网    字号: T | T | T      问题反馈

嘭!酒瓶被重重墩在驾驶座旁的水杯架上,瓶中的酒液像是被张显胸中喷薄欲出的愤怒所感染,在狭小的瓶内空间翻起惊涛骇浪。漾出的酒液打湿了张显的衬衫袖口和裤脚,但他却丝毫没有察觉,而是瞪着懵懂通红的双眼,口齿不清地吼着:“李琛你个混账东西!这么多年朋友,你居然坑我?还下这么狠的手?十几年的积蓄啊,全没了!我这十几年的辛苦什么都不剩了!”一声声嘶吼惊起了这片人迹罕至的山丘树丛中瞌睡的飞鸟,扑啦啦一阵乱飞,让张显愈发感到心烦意乱, “死骗子,你等着,我这就去你家,跟你拼个鱼死网破!”

对,鱼死网破!你不让我活,你也别想活得自在!在脑中冒出复仇的危险想法之后,张显却突然感到一丝凄凉,“李琛啊李琛,咱们认识这20年来,我张显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么?想当年,在学校里,别人都说咱俩像亲兄弟。我一个从山沟沟里出来的穷小子,在你有难的时候,还不是二话不说,扔出了自己半年的生活费?你忘了咱俩那半年都是吃什么熬过来的?我一步步混到今天的人模狗样,容易吗?你居然把我所有积蓄都骗走,还说什么兄弟合伙开公司……兄弟,呵呵,兄弟!我把你当兄弟,你连条活路都不给我?”狂躁吼叫变成了喃喃自语,喃喃自语又变为低声哽咽,“我的人生,怎么这么痛苦。也许一脚油门冲下山去,还更轻松吧……”哽咽声中,夹杂着绝望;颤抖的手,慢慢伸向了钥匙——是吧,只要轻轻一拧,点火,挂挡,然后……

“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……”让这只手停在半空的,是收音机里传来的曾经无比熟悉的旋律——听过百遍、千遍、甚至更多遍的那首歌。是啊,那首歌、那个身影、那段日子,是那么的让人刻骨铭心,终生难忘。张显的思绪,仿佛被带回了二十几年前,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日子……

辍学的少年

“阿显,阿显”,还没进院门,母亲的声音就传了过来,“村里今天来了一群人,说是什么……对,福彩慰问队。他们带了好多书啊本子啊,都拿去学校了。你不是最爱看书吗?还不快去看看!”

如果是以前,张显肯定一蹦老高,像屁股着火一样飞奔着冲去学校——他可是村里最喜欢读书的孩子了。但对母亲的话,张显却好像充耳未闻,依然把自己蒙在被子里,一动不动。他不是没有听到,也不是对新书无动于衷,自从上个月他的父亲不幸去世之后,他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家里,一步都没出过院门。他也想上学,他也想赶紧去看看,到底学校里又添了哪些新书,讲述了怎样神奇的故事;但是,他也知道,父亲遭遇的事故给家里留下了一大笔债,母亲一个人起早贪黑,也难以支撑他初中毕业后上完高中,至于张显一直梦想的大学——那只能是个梦了吧。感觉自己的未来一片灰暗,完全看不到出路,心灰意冷的张显就这样把自己关在了“家”这个狭小的世界中,至少,逃避会让他感觉到一丝慰籍。

母亲看着像是失去了生气一样无精打采的被窝,微微皱起了眉头——这孩子就是太懂事了,知道家里背着债,不想继续上学,给自己增添负担,可是,也不能让他就这么消沉下去啊。母亲收拾了一下心情,温柔地推了推被窝,“小懒虫,该出去晒晒太阳,吹吹风啦,你的被窝里都快长出蘑菇来啦。”又把手伸进去,揉了揉张显的头,“儿子,听妈妈的话,出去走走。你最喜欢的段老师,这几天老跟我问你的事,你也别让老师太惦记了。”

被窝动了动,张显露出了头,脸上带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沉重,“妈,您跟段老师说,我不去上学了,我要出去打工挣钱。”尽管语气很坚决,但微红的眼圈还是出卖了张显内心的真实想法。母亲叹了口气,压住了想要呵斥张显的念头,又揉了揉他蓬乱的头发,“阿显,咱们先别定下来要不要继续上学,这件事,你先去跟段老师商量一下,好吗?”短暂的犹豫之后,张显点了点头。

跛腿的水手

来到学校,张显的心里更沮丧了。同学们兴高采烈地在班级与图书室之间穿梭,手里捧着花花绿绿的不知名新书,一双双眼睛笑成了月牙,因为兴奋而合不拢的小嘴里,牙齿反射着阳光,刺得人难受——这些,以后都跟我没关系了,张显这么想着,感觉喉咙里好像堵着一块放了两个月的干馍。

嘭,走廊拐弯处,心情郁闷低头快走的张显撞到了一个人身上,好像撞上了一块铁,瘦弱的张显被弹了出去,一屁股坐到地上。“对不起啊,小同学,你没事吧?”张显抬头往上望,背着阳光,一个高大宽厚的身影向他伸出了手。这只手这么粗糙,又有力,一下就把张显拉了起来。张显这才看清,眼前是一个陌生的中年人——大概就是妈妈说的福彩慰问队的人吧。

中年人拉起张显,笑眯眯地看着他,说:“小同学,大家都往图书室跑,你怎么不去呢?我们福彩慰问队这次带了很多很有趣的图书来,快去看看吧。多学些知识,以后才能考上大学,努力奋斗,回报家乡啊!”

本来心里就充满了委屈和不甘,又被人说起了“大学”“未来”,张显本就不甚成熟的内心里像被打翻了的调料铺,苦辣酸甜咸,各种滋味一起涌上心头,说不出的苦闷酸楚充斥了他整个小小的身体,泪水瞬间失去了控制,随着“哇”的一声哭喊,从眼眶里不断涌出。中年人一下慌了手脚,赶紧蹲下问道:“小同学,撞疼你了吗?对不起对不起,我带你去医务室吧。”张显脑中一片空白,没有理他,扭头跑出了学校,一阵狂奔,最后一头扎到一处谷堆里,呜呜抽泣。

哭了约摸有十分钟,张显从谷堆上爬起来,惊讶地发现,中年人不知什么时候跟了过来,但是没有惊动他,只是坐在旁边,静静地陪着。“小同学,我是这次来咱们村慰问的福彩志愿者,我姓陈,大家都叫我老陈。你叫什么?我看,你好像有什么委屈,愿意跟我说说吗?”

也许是心中憋闷了太多委屈,也许是被老陈脸上真挚的笑容所打动,抽泣着,张显把自己不得不辍学的事情讲了出来。讲到要去找段老师,说下学期不来上学了,张显又哭了起来,“陈叔,我其实是想上学的!可是,我的命不好,太苦了,上不了学了,呜呜呜……”

听完张显的话,老陈沉默了。他从自己的背包里,掏出了一个方形的小盒子,还带着一根细线。“这是我的随身听,里边是我最喜欢的歌,你也来听听。”说着,他把耳机塞进了张显的耳朵里,“他说风雨中,这点痛算什么,擦干泪不要怕,至少我们还有梦……”振奋人心的旋律和充满力量的歌词,一下子就抓住了张显的心,不知何时,他停止了抽泣,陶醉在这歌声里。

“陈叔,这,这是什么歌,真好听。我怎么觉得,越听越有力气呢?”

“这首歌叫《水手》,”老陈坐在谷堆上,眼神望着前方,又像望着远方,“以前,我也是一个水手。那会儿,大海就像我的家,要是离开了海浪的摇荡,我晚上都睡不着觉。”

“那现在呢,您不做水手了吗?”

“现在?”老陈站起身来,走了几步,脚步颠簸,“后来有一次遇到大风浪,桅杆倒了,这条腿被压折了,就成现在这样了。”

“脚跛了,留在船上也只是拖累大家,我只好下了船。那阵子,真是难熬。”老陈坐回谷堆,拍了拍跛了的腿,叹了口气,“从海上回来,我觉得自己成了废人,像一条上了岸的鱼,苟延残喘,虚弱无力。每天只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吃了睡,睡了吃,混吃等死。”

“陈叔,你这么高又这么壮,怎么会是废人呢?”

“唉,当时叔钻了牛角尖,总觉得离开了大海的水手,就没了希望;没了希望,人不就废了吗?”老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还好,后来我听到了这首歌,还遇到了福彩。”

“福彩?”

“对,福彩,福利彩票,就是专门为社会福利做贡献的彩票。通过福彩帮助残疾人就业的项目,我又找回了自信,重新振作走向社会。就像歌里唱的那样,‘不要怕,至少我们还有梦’,福彩让我这个跛了脚的水手重拾希望,即使离开大海,也能在广阔天地里再寻梦想。现在,我已经是一个福彩站主啦。我的梦想,是通过努力工作,让更多人获得希望,点亮梦想——特别是像你这样有理想肯努力的孩子们。”

张显的泪水一下子又涌了出来,“叔,我想上学,我想看很多很多书,我想让妈妈和全村子的人都过上好日子!你说你们……还有福彩,能给我希望……这是真的吗?”

“当然是真的!不只是你,全国所有需要帮助的人,我们这些福彩人都会努力去帮助他们。”说着,老陈把随身听塞到了张显手里,“这个随身听送给你了,以后遇到挫折的时候,就听听,给自己鼓鼓劲。一会儿你跟我回学校,我跟队里的人说说,先把你这几年的学费凑出来。记住水手说的话,风雨中,这点痛算什么!”

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

在老陈和队友的资助下,张显没有辍学,他把所有的感激之情化为了学习的动力,一路读完初中、高中,以县里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大学。在他啃着干硬的馍馍走在上学路上的时候,在他就着家里昏暗的灯光苦读的时候,在他在路边捡废品凑钱买教辅的时候,陪伴着他的,是《水手》这首歌的旋律,是老陈这个水手的激励。每当他面对艰难想要放弃的时候,总能不自觉地哼唱出“他说风雨中,这点痛算什么”,眼前不禁浮现出那个高大坚强的水手身影,心里也随之涌现出力量。这个瘦弱的男孩心里,住着一个勇敢的水手——一个真正的男儿,不断张牙舞爪扑面而来的一个个困难,就这么被希望的力量击溃、打垮。

然而,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,张显又犯愁了。去一线城市上大学,一年的学费、住宿费、餐费和杂费,对这个家来说,简直是天文数字。村里亲戚朋友能借的都借到了,但差距仍然令人绝望。怎么办?

就在张显一筹莫展之际,福彩又给他送来了希望。省福彩中心组织的助学行动,专门资助那些品学兼优的寒门学子,为他们送去公益金与福彩的祝福。当张显拿到5000元助学金的时候,几年来在《水手》的鼓励下、面对那么多艰难都不曾掉下的泪水,再次充盈了他的眼眶。张显在心中下了个决定:要知恩图报,努力学习,回馈来自全社会爱心人士的好意。

进入大学,勤奋好学的张显顺利地拿到了奖学金,也与同样出身寒门的李琛成为了好朋友。两个人不光学习成绩出色,还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参加福彩的各种公益活动,不仅活跃在福彩支持的各个敬老院、福利院里,假期支教活动中也总能看到他们的身影,因此被同学们封为“公益二公子”,在院系里带起了一阵公益的热潮。

毕业后,这两个好哥们儿虽然进入了不同的领域工作,但都靠着一股韧劲,在各自的领域崭露头角,获得了令人艳羡的成绩。然而,随着职位的提升,工作越来越繁忙,张显参加公益活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,到底有多久没有去了呢,五年?还是七年?张显自己也说不清——就连千万次回响在耳边的《水手》,也被各种光怪陆离的新奇玩意儿所取代,落入了记忆中尘封的角落。

几个月前,李琛突然找到张显,说有个项目周期短、利润大,要拉着好兄弟一起发大财。看着李琛爬满血丝的双眼,张显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安,但是二十几年同甘共苦的兄弟感情却跟他说“有什么可怀疑的呢?”最终,张显选择了彻底信任,把全部身家都交给了李琛,换来的却是日日往复的“再等等”“马上好”……直到张显通过可靠渠道,查明所谓的“项目”根本是子虚乌有,他才认清了这个现实:他被最信任的“兄弟”欺骗了,十几年来所有的积蓄所有的奋斗都付之一炬了!他痛苦,他绝望,他愤怒,从来小心谨慎的他第一次酒后驾车——用酒精来麻醉,用速度来宣泄——然而,并没有什么效果。就在张显快要失去理智,想自暴自弃、玉石俱焚之际,电台中传来的久违的《水手》,让他回想起了曾经的痛苦与失落,以及在痛苦失落中振奋拼搏的自己,也唤醒了在他心中沉睡已久的那个永不放弃、决不言败的水手。

“是啊,我这一路走来,又何尝没面对过痛苦和失败呢?那个跛脚的水手,还有那么幼小无依的自己,都能从困境中振作,现在的我就不能吗?”垂着头趴在方向盘上,张显久违地笑了,“积蓄没了,人还在,希望还在,有什么好怕的!这点小风浪,我张显还受得住,还能活出个人样来!”

“再说,受到陈叔、福彩和那么多好心人的帮助,我还没有好好报答他们呢,怎么能放弃……”

卸下沉重的包袱之后,疲惫总会更快地袭来。轻声嗫嚅了几句,张显难得地安然入睡了,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——伴随着收音机里那熟悉的旋律。

“他说风雨中,这点痛算什么。擦干泪,不要怕,至少我们还有梦……”

(日易)

 

上一篇:走近双色球知多少 Q&A
下一篇:没有下一篇

在线体验

模拟摇奖器

双色球模拟摇奖器
3D模拟摇奖器
七乐彩模拟摇奖器

在线试刮

喜事连连
福猪拱门
中彩网首页 - 新闻 - 公益 - 开奖直播 - 中彩视频 - 图表 - 双色球 - 福彩3D - 七乐彩 - 刮刮乐 - 收藏 - 站主 - 彩票315 - 彩票